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封印大阵(1 / 2)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封印大阵

松柏。

道观。

染血的石碑。

破旧,孤独。

这就是传承了千年,世世代代与僵尸不死不休的白骨山。

秦宁脸色凝重。

此时道观上方煞气冲天。

好似天地变色。

寒风席卷,却吹不散血腥的味道。

前方的石碑上裂痕密布,白骨山三个打字已经是千疮百裂,秦宁看了一眼,随后踏入了道观。

道观院内。

狼藉一片。

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残肢断臂满地。

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而身着道袍的白景阳正躺在一旁,双眼无力的望着天空,身上满是伤口,秦宁一脸沉重的走上前,蹲下道:“我来了。”

“你……怎么才来?”白景阳咳出一口鲜血,眼中满是悲戚。

秦宁拍了拍白景阳的肩膀,叹了口气:“放心去吧。”

白景阳脸皮子哆嗦,随后抬了抬手:“我……我……要……”

秦宁在叹气,道:“不用说遗言了,反正我也不会干的。”

“你……我……”白景阳嘴巴里不断冒着鲜血。

秦宁沉声道:“你们白骨山的宝库在哪?放心,等找到合适的传人,我会代你收徒还给他的,白骨山一脉不会断!”

白景阳瞪大眼睛。

又见秦宁右手搭在自己眼睛上,好让自己死也瞑目,不由的更加激动,拼了最后一点力气拽住秦宁的手:“大哥,你家大业大,就别惦记我这小作坊了。”

秦宁抽出手,不悦道:“手上干不干净?黏黏糊糊的。”

白景阳又连连咳嗽了几声,指了指其中一具尸体,秦宁疑惑的看去,在看向白景阳。

白景阳:“药……药……”

“切克闹?”秦宁疑惑的问道。

白景阳快要崩溃了,绝望的看着秦宁。

秦宁见此,冷笑连连,道:“下次在敢对我家小白菜图谋不轨,我活埋了你!”

随后起身走到那具尸体前,翻了翻还真翻出一个瓷瓶来,只打开后,一股腥臭的味扑鼻,秦宁嫌弃,捏着白景阳的嘴巴倒了进去。

白景阳吃了药。

眼中闪过一抹猩红。

紧随后,他身上伤口流淌的鲜血不断跳动,而四周那一具具残破的尸体上,则是弥漫着一道道猩红血气,向着他就是涌来。

随着血气灌入。

白景阳深吸了一口气,猛的做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有余悸道:“还好小爷我机警将救命的药放在了傀儡身上。”

“机警个屁。”秦宁鄙视道:“要不是我来你就死定了。”

白景阳悲愤道:“我要是真把药放在身上,我就真死了。”

说到这,他又是幽怨的望着秦宁:“我也差点被你搞死好吗?”

秦宁冷笑,道:“是你自己活腻了。”

白景阳讪讪一笑,又观望四周,道:“姜柔没来吗?”

秦宁见此,眼睛眯了眯。

他现在很确定这个王八蛋盯上了自家那颗水灵灵的小白菜。

妈的,我辛辛苦苦养颗小白菜容易吗?

这个没良心的竟然如此不知死活。

虽说小白菜没这个心思。

但白景阳这个鼠辈擅长钻营,需得防备。

似是察觉到秦宁危险的目光,白景阳脸色一正,忙道:“我没别的意思,你也知道我们下面镇压着凶神,如果有旱魃之力相助,也能多一层保障。”

秦宁道:“她要学习准备高考。”

白景阳讪讪一笑。

随后双手掐印,嘴中念念有词,但见这院子里几具尸体一跃而起,那些残肢断臂也是纷纷复位,甚至有个被砍了脑袋的也重回身体。

只不过看起来随时还会散架。

“这可是花费了几十年才养出来的七星傀儡。”白景阳看着这七具尸体,眼中满是心疼:“这一次全回解放前了。”

七星傀儡是白骨山一脉的绝学。

寻找天下七大恶人的尸体,通过特殊的方式蕴养为傀儡,战斗方面本就是一绝,亦可在关键时刻汲取七具傀儡的气血保命。

只不过培养极为繁杂,以白骨山如今的资源想要将七星傀儡炼制成完美阶段少说也得上百年。

而且要想凑齐七大恶人的尸体也不是容易事。

就现在的七星傀儡,也是白景阳师祖那一代开始培养,至如今才颇具气候。

可惜一次被打回了原形。

秦宁搬了张尚且还算完好的椅子坐下,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白景阳一边检查七星傀儡的状况,又哭丧着脸道:“还能是啥,鬼相门盯上了凶神,他们想将整个白海村建成祭坛,我启动了封山大阵本想苟一波,可尼玛那个不黑不白的玩意把我这里当后花园了。”

秦宁道:“你们的封山大阵在天相门本来就有记录在册,鬼相门知道也正常。”

“现在可怎么办?”白景阳脸上满是无奈,道:“那个黑白幽冥已经破坏了封印大阵,凶神一旦出世,我白骨山一脉可就真成千古罪人了。”

“慌什么。”秦宁想了想,又道:“带我去封印大阵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