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忠于国家忠于你(2 / 2)

轰的一下,时意满脸通红的望着眼前一脸深情不能自拔的男人。

他……刚刚是在对她说土味情话?

虽然并不是第一个男人对她说这样的情话,有些追求者的表白比这还要甜齁肉麻。

可从未有人,亦或是一句表白让她有如此心安踏实的感觉,仿佛只要将自己的手轻轻搭在他的手中,两个人就真的可以白头到老一样。

“那个……我需要好好想想,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时意心跳如打雷,一颗心老是砰砰砰乱跳没办法思考。

云承逸很想直接将人给绑到民政局,就算天黑了不开门,那他就在民政局门口坐一整晚等着。

不过作为男人,他多多少少要顾及时意的感受。

“好,那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他松口了,语气倒透着少于的失望和无奈。

时意翻了个大白眼,怒怼,“才一天,云承逸你要造反是不是?”

一天怎么考虑,一天的时间怎么够,她和云承逸谈恋爱的事情都没和家里报备,如今突然回去和老头子说结婚,老头子指不定心脏病都要犯了。

“那你想要考虑多久。”男人拧着眉,帅帅的脸上写着“我很不高兴”,十足的傲娇。

时意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下意识试探,“一个月?”

云承逸:“……”

“那,半个月?”时意免为其勉的缩短了一半,没好气吼道,“不能再短了,给我半个月时间考虑,我还得和家里人说。”

“一个星期。”男人想都没想,直径将时意所有的后路全部堵死。

时意以为自己听错了,皮笑肉不笑的问他,“等等,你再说一遍,多,多久来着?”

“一个星期,不管一个星期后愿不愿意,你都得和我去领证结婚。”

为了让时意相信自己的诚意,云承逸特意将自己提前打好的结婚报告拍了照片放在她面前。

“组织上也同意了我们的事,所以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这个婚都必须结定了。”

说着,某人直接无视了时意目瞪口呆的表情状态,直径拨出一个号码,只听他的声音又冷又沉。

“伯父您好,我是云承逸。”

时意傻眼了,他打电话给谁,叫谁伯父,这丫的该不会拨通的是老头子的电话吧?

没等她从震惊中缓回神来,电话里竟然真的传来了时家老头子的声音。

“喂,好贤侄啊,今天怎么有空想着给我打电话了,该不会是手底下哪个不长眼的又犯事了吧?”

时意急了,伸手去抢电话,并且唇语威胁:把电话还给我,不然信不信劳资弄死你。

“那倒不是。”

时意:哪里是你手底下的人犯事,是你的女儿落在他手里了。

云承逸语气平静,不注意听,还真察觉不了字里行间的柔情,“伯父不知道明天您有没有时间,我想登门拜访一下,感谢这些年伯父的鼎力相助。”

“哎呀,说这样的见外话,你想来就来,我欢迎得很,正好我女儿明天也回来,到时候你呢主动点,约她喝个咖啡看个电影什么的。”

“好,我一定多主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