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是否饮下神泉(1 / 2)

无尽岁月以来,能够踏足紫山内部的唯有三十七个人,但仅仅是在外围位置,就已经有七人横死。

紫山内部的确太过恐怖,即便是宁青安也全神戒备。

就在此时,幽静的通道内忽然有虚弱的声音响起。

“道友……可否上前一见?”

这道声音很虚弱,听上去似乎像是随时会断气一般,断断续续的。

宁青安心头一动,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姜太虚!

他的运气不错,刚刚步入紫山内部,其目标之一的姜太虚就被他所遇。

“你是谁?”宁青安开口。

“神王……姜太虚。”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在空旷幽暗的矿洞之中宛若惊雷一般炸开。

“四千年前,我误入魔山,被困至此,油尽灯枯……”

姜太虚的声音再次响起,十分苍老且疲惫:“道友,请上前来,我不能……一直传音。”

宁青安寻觅着方位向前走去。

他觉得自己此行真的太顺利了,刚刚步入紫山,就寻到了自己此行的目标之一。

接下来,只需要让姜太虚将斗字秘交给自己,自己此行的任务就完成了一半。

但就在此时,宁青安心中忽然生出巨大的警惕。

他的脚步停了下来,心脏狂跳。

不对劲!

他和姜太虚同属大成王者,实力本应不相上下,但对方被困紫山多年,早已经油尽灯枯,可自己方才完全没有发觉对方的所在,反而是对方察觉到了自己……

姜太虚的神识有这么强吗?

濒临死亡,居然还能压过自己?

宁青安停下了脚步,忽然,他体外的气血之海轰然震动,一道尖锐的惨叫声响起,宁青安眼前的世界为之一变,仿佛有一层迷雾被掀开!

他的脚停在一个巨大坑洞的边缘,只差一步之遥就要落入其中。

坑洞下方漆黑一片,深不见底,有混乱恐怖的道纹扭曲着,将一切的规则都搅的粉碎。

这是一个死地!

即便是大成王者落入其中,恐怕也会被困其中,难以脱身!

在漫长的岁月之中,会被坑洞中的道纹磨灭身躯!

此时,在宁青安左手旁三丈之地,有一道漆黑的鬼影冷惨惨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充满了怨毒,忽然没入山石之中,消失不见。

就是那道鬼影刚才蒙蔽了宁青安的五视,以诡异的力量引导他来到此地,想要让他坠入深渊,永困紫山。

但最终,它失败了。

宁青安在最后一刻发现了异样。

“这可能是一名半圣的魂灵,甚至可能是一名圣人……死在紫山之中,执念被紫山中的场域影响,成为恶灵。”宁青安看着鬼影消失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前方的漆黑深渊。

这道恶灵可以最大限度的引动人心中的渴望,并且一步步将其引入深渊。

宁青安之前想要获得斗字秘,结果显化的结果就是姜太虚的声音……

按照他的估算,这座深渊比之前那道天然阴阳太极图恐怖太多,下方有源源不断的神源气息冲出来。

下方很可能有被神源封存的太古万族的恐怖生灵。

如果自己坠落下去,最好的结果可能就是和姜太虚一样,被困数千年,无法脱身!

他默默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

他沿着崎岖的紫色通道继续前行,终于,他的神识察觉到在一道岩洞之内察觉到有生命的迹象。

这道生命气息宛若风中的残烛,像是随时会熄灭,点点荧光闪耀着,在漆黑的紫山内部不停明灭着。

宁青安再次以气血之力震空,发现并无异样发生,这才放下心来。

眼前这个岩洞,就是姜太虚被困之地。

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宁青安却可以察觉到,眼前这座岩洞别有洞天,场域之乱、内部道纹之深奥,完全不比刚才那道深渊弱,从外面看,这只是一个岩洞,但若是走进去,那就是另外一个小世界!

就在此时,岩洞内部的那道生命气息忽然有些一丝波动,姜太虚像是从沉眠之中苏醒过来。

“这么久了……又有人进入魔山。”一道虚弱苍老的声音响起,带着微微的叹息:“奉劝你一句,不要继续前行,就此止步吧!”

宁青安感受着岩洞中的生命里波动,开口道:“你是谁?”

虽然很清楚姜太虚的身份,但宁青安不能表现出太过热情、通晓一切,否则会让姜太虚认为他别有用心。

“神王……姜太虚。”虚弱的声音回答道。

“姜家神王?”宁青安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惊愕,而后冷静下来:“世间皆传姜太虚早已经在四千年前陨落,你如何证明自己是他?”

“我已油尽灯枯,何须骗道友……”姜太虚问道:“敢问道友隶属哪一家圣地、世家?”

“我不属于任何一族传承。”宁青安极为平静的说道。

“不属于荒古世家和圣地……”姜太虚的声音变得有些波动,“辉煌大世开启了吗?如此年轻的散修,都可以胜过四千年前的天骄。”

宁青安身上散发着蓬勃的年轻生命气息,足以让姜太虚判断,宁青安修行只有几十年而已。

百年不到的大成王者,在姜太虚年轻时的那个时代也属于顶级天骄。

实际上,如果不是在仙剑世界停留二十年的话,宁青安如今的实力可能会更强。

“这真是上天垂怜……想不到我姜太虚在临终之前,还能将秘法传出去。”姜太虚自嘲轻笑:“也算是……了了我一桩心愿。”

说完这句话之后,姜太虚的声音明显有了停顿,开始喘息起来:“道友上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之一生,了无遗憾,唯有一身所学不想让它随我一起埋葬地下。”

“你想让我为你把你的绝学带出魔山,寻找传承者?”宁青安嘴角微微翘起。

“不……”姜太虚回应道:“任何进入魔山的人都无法离开,我只是希望,这道秘法不会在我的手中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