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无双前事(1 / 1)

和尚凶猛 葡萄不酸 1204 字 2个月前



无双并没有查觉柳毅的吃惊,眼中现出了回忆的神色:“前朝大梁,主黯臣昏,天下动荡不安。大晋起兵之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攻到相州府时,时任知府便是家父。由于父亲为官清明,民众都愿意帮他。但也因如此,朝中奸臣更视家父为眼中丁,肉中刺一般。纵然大晋围困相州九月,朝中还是没有发一兵一卒。”

说到这里,无双的眼中透出一丝恨意。接着才又讲道:“城破之日,家父先把我和母亲杀死,然后自缢而亡,全了他的忠义之名。”

“当真忠义呀!”听到这里,柳毅不断的冷笑。

“大师莫要怪罪父亲,当时兵荒马乱,纵然是官宦人家的女子也不能保住自己的清白。父亲这么做,也是不希望我和母亲受到伤害!”无双听出了柳毅的不以为然,连忙解释道。

柳毅以前到是读过一些史书,虽然那是中国古代的历史,与现在的大晋朝不同。但是他也知道,在改朝换代之时,乃是天下最乱之时,人如草芥。特别是有点姿色的女子的下场会更惨,任你是皇室公主,还是门阀贵女,都难保全自己的清白之身。更有甚者,甚至在玩弄过后,还会煮熟后充做军粮。

“你继续说!”柳毅叹将一口气。

“城破之后,大晋朝为收前朝百姓之心,厚葬我父。册封我父为本府城隍,盖了这座城隍庙!”无双说道。

“然后呢?”柳毅这才明白了这座城隍庙的来历,没想到还是六百年前的古建筑。

“战败身亡,纵有朝庭册封,亦难免沦为孤魂野鬼。可是巧的是便在大晋朝定鼎之时,天降奇峰,引得地理变动!”

“可是飞来峰!”柳毅急问道。

“大师,你也听过飞来峰?”

“当然,而且我正打算去那里去看看!”柳毅回答道。

“天隆奇峰,引得地理变动。父亲的尸骨下沉,便遇到了这面深埋于地下深处的白骨幻空旗,他的尸骨也被白骨旗收入其中!”说到这里,无双把那面白骨幻空旗取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是这面白骨旗,使得你父亲的鬼魂凝聚,受封为神!”柳毅问道。

“白骨旗将父亲尸骨吸入其中,又经近一百二十年后,父亲的神魂终于凝聚。而后便好似受到指引之后,回到了相州府,当上了本府的城隍!”

“大晋朝册封汝父为城隍便有效吗?难道不用天庭册封吗?”柳毅对于神灵之事,却是不理解,听到这里,便发问道。

“我也不知道用不用,但父亲到了这城隍庙之后,自有符诏和官服赐下。听父亲说的意思是天上归天皇管,而地上则归人皇管,所以人皇即可封神。更何况,天心即是民心,而人皇乃是天下之主,他的圣旨便连天皇想必也不能轻易就驳了吧!”

无双顿了一下,才接着又道:“而后父亲多方寻查,才终于找到了我的尸骨,那是十六年前了。”说到这里,无双的嘴角浮起了一抹凄然。

“你们死后,均没有入六道轮回?”柳毅惊问道。

“此事我略知一二!”无双解释道。

“听说在八百年前,地府中出了一枉大事。有人闯入地府,毁了一些户籍资料。地府虽然多方弥补,但还是没有找全。所以这千里之内,有很多人都入不了六道轮回!”

“八百年前的地府资料被毁,与你有何干系?”柳毅反问:“你生于六百年前,地府不可能没有你的资料”

“妾身到是不知了,不过地府的解释就是这样的。”无双回答道。

“和你解释。”

“是向我家小姐解释!”无双道。

“你家小姐?”柳毅看着无双,听她讲诉时,她就是小姐之身,怎么又蹦出来了一个小姐。

无双取出了天庭符令,亮给柳毅看了一眼,才接着又道:“我虽是女官,受天庭赐封,但却只能行走于地上,无法上天。职责便是侍侯我家小姐,她才是真正的天庭女官。”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天庭直接册封的,而是你家小姐册封的?”柳毅这才明白,为什么无双身为天庭册封的女官,她的修行境界才与自己相同,原来是天庭中一个女官在人世间的丫环。

“正是!”无双点头道,接着叹道:“只可惜我家小姐,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上次见她还是在十年前,否则的话,便是飞天老妖我也不惧。”

叹息之后,无双才接着又道:“父亲找到我后,又求到了小姐,替我凝聚鬼身。而后,又把这面白骨幻空旗交给我,说里面藏有他的尸骨,让我好好的保管。”

“怪不得!”柳毅听到这里,才终于明白,为何在自己抢走白骨幻空旗时,无双说自己的父亲死无葬身之地。原来他的父亲已死,而且尸骨便藏在这白骨旗中,他取走之后,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吗?

“便在一月之前,我突然失去了父亲的消息。他老人家便好似人间蒸发一样,无论我如何寻找,都找不到他的踪迹。半月之前,乌羽突然找到了我,拿出来那枚禁魂珠,说父亲得罪了飞天老祖。已经被收走魂魄,接着威胁我,让我收取书生元阳。因我无法确定父亲的下落,便信以为真,只能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事。”

说到这里,无双又是一脸的羞红,扭头看向柳毅:“以后的事情,大师都知道了。”

“阿弥陀佛,这飞天老妖到是挺奇怪的。元阳只对女鬼有用,而且属于最低级的采阳补阴之法,却不知道他收取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又或者是乌羽假借飞天的名义收取。但刚才他在摔玉瓶时,对那些元**本就不感兴趣,到不像是有什么大的阴谋。”柳毅的脑海飞速的旋转,想要分析出来事情的真相。但只可惜的是,他的资料太少,无论如何想,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委。

柳毅最大的优点便在于,他不会穿牛角尖,想不通的事情索性不再想。事情到了现在,他已然能够清楚了解无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鬼,面色和缓了不少,这才问道:“你说你知道乌羽公子的下落,那边他在哪里?”

“大师,可是同意了我的请求?”无双惊喜道。

“这只小乌鸦最善逃脱,如果没有你的白骨幻空旗困住他。我怕他一会又跑没影了。”柳毅道。

“多谢大师!”无双郑重施礼道:“他在台州府!”

“台州府?”柳毅奇怪道:“那只乌鸦在台州府吗?”

“正是!”无双回答道:“起初我以为父亲被乌羽抓住,曾经跟踪过他,结果发现他藏身于台州府的学正府中。只是我本领低微,不敢与之搏斗,是以只探明了他的藏身所在。我刚才见乌羽向东飞去,想来是去台州了。”

“阿弥陀佛!”听到这里,柳毅不由得轻道一声佛号,表面泰然,但心中却是巨浪翻滚:“难道师父已经算到了这一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可真是太神秘,太可怕了。他让我去台州找学正报名参与科举,却不知道那学正与乌羽和师父到底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