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秦府(1 / 2)

和尚凶猛 葡萄不酸 1557 字 2个月前



柳毅与无双均是脚力飞快,其间经过行人时,两人均是一闪而过。这样虽然会引起行人的注意,但由于两人速度太快,谁也看不清两人的样子。更别说被柳毅抱在怀中,又被衣服蒙着的秦嫣儿了。

秦府门大开,很显然正在等待着两人的到来。秦夫人听了无双的劝说,早已回到了秦府。

“夫人,老爷,小姐回来了!”

便在秦宁夫妻坐立不安之时,老家人兴奋的跑了进来。

“嫣儿!”

秦夫人赶紧站起,还未等他迎出去,柳毅已然抱着秦嫣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纵然是正襟端坐的秦宁的脸上也不由得现出了一丝的激动。便在柳毅到府之后,便有家人去府衙通知他。此时,刚刚好回到秦府。他虽然表面镇定,但内心却不知道念叨了多少次自己爱女的名字。

“娘,我没有事!”

秦嫣儿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偷偷的掀开衣服的一角,露出了脑袋道。

“嫣儿呀!”听到爱女的声音,秦夫人的热泪盈眶的走了过来,想要掀开衣服。

“秦夫人,有事回房间再说好吗?”无双拦阻道。

“睢我!”秦夫人一拍脑门,她刚才也看到乌羽抓着秦嫣儿的样子,自然知道无双为何会提醒她,极为感激的看了无双一眼。接着才对柳毅道:“大师,这边请!”

跟着秦夫人,柳毅很快的到了一个房间。但看房门的陈设格局,柳毅一眼便看出来这是秦宁两夫妇的卧室。

柳毅走到床边,轻轻的把秦嫣儿放下。刚欲抽手时,突然发现手上一紧,一只温暖的小手死死的握着他的手,还在轻轻的颤抖着。

“放心吧!我就在外面,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了!”柳毅安慰道。

“大师,求你,莫要走远!”秦嫣儿的声音微弱的响起。

“嫣儿,大师全身是血,让他去梳洗一下,好吗?”秦夫人心如刀绞,同样安慰道。

“好!”秦嫣儿的声音柔弱的想起。

“走吧!”柳毅对无双使了一个眼色,走出了卧室,反手把门带上。

“娘!”房间内传出来一声惊恐的哭泣声。

“乌羽公子害人不浅呀!”柳毅听到这个声音,恨恨的叫骂一句。

“法海,别生气了,乌羽已经死了!”看到柳毅脸上的怒容,无双善解人意的安慰道。

“师父呀!我不管你有什么算计,又想让我做些什么?你虽然送了秦嫣儿小灵宝铜牌,使她没有受到伤害,但却也吓到了她。不知道你看到这一幕会不会后悔!”柳毅的恨意不光是对乌羽,同样也是对灵空。他看到秦嫣儿时便想到了柳眉,如果柳眉受到了这样的伤害的话,柳毅定然会发疯的。

“大师,请这边沐浴更衣!”老家人就候在门外,看到柳毅,恭敬道。

“劳烦老施主了!”柳毅浑身的血迹,现在已然干透了,硬绷绷的在身上极为难受。听到老家人如此说,连忙道谢。

“不敢!不敢!”老家人连连摆手,一边向前带路一边道:“多亏大师救了小姐,而且还保全了小姐的名声。否则的话,小老儿真不敢想像小姐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小老儿是看着小姐长大的,她如果真有一个三长两短,小老儿也就活不了!”说到这里,老家人真情流露,流出了两行浊泪。

“一切都是值得的!”看到老家人情难自已的样子,柳毅心中暗道一句。

“哎呀!”

想到这里,柳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由得暗叫一声不好。

转头看向无双,但看无双正跟在自己的身边,两道微浓的眉毛紧蹙,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无双!”柳毅叫了一声。

“法海,怎么了?”无双看柳毅一脸严肃的表情,纳闷道。

柳毅走到无双面前,双手合十,郑重的一个佛礼敬下。

“法海,你这是干什么?”无双脸色涨红,侧身避过柳毅的一礼,奇怪道。

“刚才只顾着救人,却忘了留下活口,如今乌羽已死,无法查知令尊的下落,贫僧深感愧疚!”柳毅回答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家父之事,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听到柳毅的话,无双双眼之中,隐有水光闪动,叹息道。

“无双,你放心!家师老谋深算,待我遇到他时,定然替你打听伯父的下落!”柳毅道。

无双感激的看了柳毅一眼,接着抿嘴微笑道:“法海,你应当说家师妙算天机。用词不当,我真怕你科考会失利!”

“多谢指教!”柳毅洒然一笑。但他心里却知道自己用词还算是给灵空留下了点面子,他或者应当说他老奸巨滑更加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