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考场之内(1 / 2)

和尚凶猛 葡萄不酸 1529 字 2个月前



“请神!”

太阳初升之时,秦宁一声高喊,立时便有官差抬着两个巨大的塑像走了进来。//更新最快78xs//端端正正的摆在考场的最前方,接着还摆上了香案和香炉等物。

“众生起身,齐拜圣贤!”秦宁抢先走至两个塑像前,朗声高喝,声如洪钟。

由于考场内不准生火,以免出现火灾,是以这种拜祭只是恭身即可,与一般的拜祭别有不同。

柳毅站在最前方,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左边那塑像,峨冠高带,相貌精奇,额头高耸,只一看便知道是孔夫子的塑像。而右边那塑像却是金面长须,红袍加身,这位他虽然不认识,但看前面的神位上写着文曲星之位,便也知道这是古代的科举之神文曲星君。

“却不知道这两尊塑像,能不能经受得住我的一拜,如果和城隍像一样的话,一拜即倒的话,那就麻烦了!”

柳毅想了一下,还是没敢下拜,而是只搭了一下手,便算是拜过了。

拜过两尊神像之后,便有官差把神像搬走,秦宁这才转过身来,打算宣布考试开始。

而便在此时,一个白衣书办走至他的身边,附耳轻道几句。

柳毅不想偷听别人的谈话,是以并没有当回事。但他却敏锐的发现,那书办说完话后,秦宁的一双锐眼立时便投射到他的身上,眼中怒气滔滔,便好似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刚才那书办面对着我,我未拜神像,秦宁虽然看不到,但想来那书办却能看清楚。刚才定然是在告知秦宁此事,所以他才会如此生气!”柳毅心中了然此事,但却根本就不加理会。而是大大咧咧的坐下,等着考试的开始。

“哼!”

秦宁但看自己的眼光落在柳毅身上,他却没有半点心虚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更怒,冷声道:“开始考试,发卷子吧!”

柳毅打开书箱,拿出笔墨纸砚,一边磨墨,一边看着卷子上的试题。

题目是“法变而理不穷!”

待到柳毅看过这篇文章之后,立时就松了一口气,这句话的意思还是很简单的,就是说法理常变,而天理不变。

能揣磨出考试题目的意思,文章便已成功一半了。柳毅虽然没有熟读经义,但总算受过应试教育。立时便想到了一个千古名篇,出自于《吕氏春秋》中的《察今》,便用毛笔饱沾墨汁之后,在上面端端正正的写下了一行大字:“上胡不法先王之法!”

此篇一出,柳毅脑海中的记忆全部恢复。笔走龙蛇,开始书写起来。

看到柳毅只是略一思考,便开始书写,秦宁颇为奇怪的走到了柳毅的身边。只看了两眼,便气的满脸铁青,差点就想命人把柳毅给赶出场外。

“抄袭先贤之作,而且还抄得如此明目张胆!法海呀!你还真是胆大妄为呀!我饱读诗书,岂能不识你所抄的东西!”秦宁心中暴跳如雷。不过又略感轻松,他开始还以为柳毅有真才实学,所以才会大胆的来参加科举。还怕万一他的文章真是花团锦簇,他还不好罢了他的卷子。但此时一看,立时大感放心。

此事却也怪不得柳毅,他只不过才读了几天灵空留给他的书。其中全是儒家经义,似《吕氏春秋》这种法家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出现在书中。而且柳毅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这大晋朝,与他后世所经历的历史有何区别,所以才会造成这个乌龙。

考场之外,无双拉着秦嫣儿坐在一株茂密的大树下,山伯便站在不远处。

无双虽然与秦嫣儿并肩而坐,但是双眼如电,上下的打量着秦嫣儿。

“姐姐,你为何这么看我?”

秦嫣儿被无双看的坐立不安,如坐针毡,不好意思的开口问道。

“我在想,那个花和尚有何本事,让你为他削发明志。甚至不惜触犯朝庭律法,也要来帮他做弊考试?”无双表面轻笑,但是神情极为复杂。

“法海他救了我,除了这个办法,我想不出来别的办法能报恩!”秦嫣儿低头道。

无双根本就不信秦嫣儿的话,接着又试探道:“你想报恩很简单呀!以身相许就行了。”

“不行的!”秦嫣儿连忙摆手:“他是和尚,怎么能娶妻,我不想让他犯了清规!”

“和尚是不能娶妻,但是还俗之后,就可以了!”无双逼迫道。

“他应当不会还俗的。”让无双这么一说,秦嫣儿的情绪立时就低落下来:“他若肯还俗的话,也就不会用托梦的办法,让全城百姓向府台大人请令了。只管脱掉僧衣,便可参与科举,何必那么麻烦呢?”

“好聪明的女孩子!”听了秦嫣儿这么一说,无双心中不由暗赞一声。但她却不死心,便接着又问道:“你看到法海刚才看你的表情了吗?”

“没注意!”秦嫣儿摇了摇头。